首页 > 工业云

五条定律告诉你企业如何选择公有云!

www.cechina.cn2018.07.13阅读 5168

  印象中,几年前公有云刚冒出来的时候,大众对这一新概念摸不着头脑,于是专业的吃瓜群众专门做了一份公有云的大众版“定义”,用通俗易懂的比喻来衡量是不是公有云。几年过去了,公有云的常识已经不用再普及了,预计到2018年,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864亿美元,中国市场更是保持了超过40%以上的增长率。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和应用,都已经离不开公有云了。


  但是,公有云逐步走向成熟,并成为香饽饽后,各路大佬们一并涌了过来。粗略估计的话,目前对外提供公有云服务的平台和品牌,大大小小有上百家,公有云貌似进入了“火拼”的阶段,究竟选择哪种公有云,以及如何衡量公有云平台现有及未来的实力,作为用户的政府和企业客户,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横向测评”一下,拨乱反正,让正准备上云的客户心里有数。
  总体来看,界定公有云的综合价值涉及到五大定律,分别是:
  ●懂不懂数字化转型;
  ●有没有操作系统级技术能力;
  ●有没有经过市场规模化验证;
  ●有没有生态体系支持;
  ●是否受公众监管。
  这五个指标上的表现决定了一家公有云平台的价值和竞争力,但如果从满足客户需求和价值创造角度出发,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三层阶梯式的考量维度:一是能否满足业务需要;二是总体拥有成本的高低;三是能不能引领业务创新。
  基本需求PK:业务连续性和可靠性、稳定性
  作为业务支持方的IT基础设施,是支撑企业业务发展的底层设施,所以说,保持业务的连续性,不因故障或稳定性问题,而导致业务中断或停摆,这是衡量公有云服务最基础的指标。
  几年前,AWS、微软Azure也曾出现过短时瘫痪等事件,但近年来已经很少见了。因为公有云同样要满足客户的业务需求,在五大定律中,有没有经过市场规模化验证,有没有生态体系的支持,属于最基础的要求。
  向来,互联网产品的技术架构讲究用户的承载力和伸缩性,有没有经过规模化验证,是评判公有云平台稳定性、可靠性、扩展性的重要指标。目前,公有云市场上排名前三的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三家,收入规模都不小,AWS最新一个季度财报收入为54.5亿美元,微软Azure最新季报收入为17.6亿美元,阿里云排在全球第三位,最新一个季度的收入为43.85亿元,连续11个季度保持了三位数以上的营收同比增长率。
  根据IDC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市场份额报告》显示,阿里云占据了47.6%的份额,排在第二位的腾讯云份额仅为9.6%。通常来说,规模越大的厂商所覆盖的客户数量越多,支持的业务场景越丰富,早已经受过了规模化的验证。相比,排在后面体量小的云服务平台,在业务验证方面可能就不能打包票了而就算在企业级市场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华为云,由于进入时间较晚,规模化验证这关也要过。
  另一个指标就是是否有丰富、完整的生态体系的支持,企业级服务与消费市场有一个很大的区别,特别强调生态的构建。因为对企业用户来说,软硬件的迁移和购买、持有成本非常高,生态体系不成熟,如果只是孤家寡人的话,仅靠企业一己之力,根本托不起一个生态,客户也会因为选择少,在各个环节上遇到麻烦。反过来讲,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越多,越能形成合力,生态的势能才足够大,最终形成强势的竞争壁垒。高通、英特尔、微软、思科、EMC等之所以霸占企业级市场多年,就是因为生态能形成更大的体量,成了短期内竞争对手无法越过的护城河。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云服务平台缺乏庞大生态的支持,也就很难满足客户业务的需求。拿AWS来说,仅靠自身并不能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所以一直在构建生态系统。AWS有专门的合作伙伴计划APN,目前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万家技术和咨询合作伙伴。 
  阿里云经过了9年的发展,自然也明白生态体系的重要性。数据显示,阿里云的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超过8000家,涵盖了咨询公司、系统集成商、主流ISV。截止到目前,阿里云生态体系下的合作伙伴服务客户数超过10万家,伙伴业务年增长率超过了200%。2017年,阿里云合作伙伴在云市场上的订单数超过200万单。
  无疑,生态体系是一个联合体,是由小舢板结成的大舰队。阿里云的生态体系壮大了,就会挤压其他生态的空间,于是就会出现马太效应,大生态大者恒大。而合作伙伴也不是傻子,哪里有生意,哪里更受客户认可,自然就流向哪里。这就带来了一个结果,规模小的、实力弱的会持续被弱化。所以说,对比之下,腾讯云的生态体系就小了很多,其他规模更小的云服务商就更谈不上生态了。
  总体拥有成本对比:“拿来主义”云和“不合规”存隐形成本
  企业级解决方案领域的购买决策方式与消费级完全不同,表面看起来只是买了一套硬件或软硬结合的解决方案,只是一次性成本,但其实购买企业级产品和服务需要考虑到对已有硬件、软件投资的保护,要尽量做到兼容和可用,同时还要将后期所带来的成本考虑在其中。所以才有了“总体拥有成本即TCO”(Total cost of ownership)这个概念,大概意思是要拉长时间周期看,或考虑到未来的迁移、异构支持、运维、定制开发等总体成本,而不能贪一时便宜。
  这两天,有关“拿来主义云”的讨论甚嚣尘上,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说了一句话,“拿来主义”盖不出高楼大厦,自主研发的云才能走得更远。言外之意是很多竞争对手都在走这条路。这句话刚刚冒出来,就在行业里捅了马蜂窝,得罪了一大票人,甚至不少人站出来质疑。但其实这句话并没有错。
  自主研发是一步一个脚印,难度大,需要的周期长,而“拿来主义”抄的是近路,能快速推向市场。公有云市场就有着两大流派:一个是自主研发路线的,排在前三的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都属此类,另一类就是“拿来主义”派,就像安卓一样,云计算领域里也有OpenStack等开源平台。目前基于这一平台的厂商也不少,比如华为、腾讯、中国移动、中兴通讯等,前两者还是顶级的白金会员。贴标签的话,后者就是“拿来主义云”。
  如果将自研云和开源OpenStack进行优劣对比,实际上还是一个总体拥有成本的事儿。“拿来主义云”控制权不在自己手里,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但对客户来说,就比较难受了,可能会出现因更新停止或技术放弃,导致以往的设备和软件投资打了水漂儿。这样的事儿并不少见,后期可能会付出的隐形成本就要高很多了。
  而且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拿来主义云”版本分支繁多,互相之间兼容性差,跨厂商、跨系统的能力弱,因为没有总体规划设计,组件的一致性差,后期扩张性直接受限。这些会直接导致“烟囱型IT”的孤岛效应,结果得不断打补丁,后期成本越垒越高,总体成本反而会高很多。
  另一条容易忽视的定律是:云厂商是否接受公众监管,主要涵盖两个维度:一,是否有完善的合规认证,二,是否接受上市公司的监管,是否是一家公众公司。说白了,这两条都过关的话,才更值得信赖,否则就很容易付出意想不到的成本。
  认证方面,几乎与实力、规模可以划等号,亚马逊AWS在世界范围内提供服务,所以合规认证最为广泛,但其中一部分在中国市场拿不到加分。阿里云是亚洲合规资质最全的云服务商,亚洲、欧洲等重要合规认证,以及国内的重要测评、安全审查,阿里云几乎都通过并获得认可。其中,ISO 22301、CSA STAR Gold、德国C5附加条款为全球首家通过,德国C5和ISO27001则是亚太首家,MTCS Level3和ISO 20000是中国首家。此外在中国,2016年阿里云电子政务云平台就作为首批通过了中央网信办云安全审查(增强级)还率先通过了公安部云等级保护的四级测评。
  另外,把自己放在公共视野之下,也是非常重要。亚马逊和微软、阿里、腾讯、金山都是上市公司,不单财务数据受到各类审计,运营、流程等各个方面都受到监管。特别是美国上市企业,美国证监会SEC的威力是各家企业都敬畏的。相比,未上市的云厂商就没有这一层“保险“了。
  懂不懂数字化转型,决定了你能不能做好“智囊”
  最后一点是面向未来商业世界的。实际上,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选择云服务并不是终点,云只是一个工具,目的是要推动业务创新,给自身用户带来更流畅的体验,满足未来业务的需求。
  公有云厂商如果仅仅满足客户现有业务的需求,这只是达标线,但政府、企业客户更需要的是未雨绸缪,甚至在推动业务创新和转型升级上,能够超越IT基础设施的层面,给出更长远的规划,或者解决未来业务可能会碰到的问题。所以说,更让客户信服的的公有云厂商,应该扮演的是智囊或军师的角色。
  阿里巴巴本身是数字经济体的代言词,马云提出的“五新”战略已经在零售、制造等行业开花结果,在大部分人还只是“看着猪跑”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养猪宝典”给对外输出了,并应用到越来越多的传统产业中。这跟没吃过猪肉和养过猪的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相比,亚马逊AWS、微软Azure虽然实力不弱,但明显的短板是本地化能力差,对中国的国情、客户背景和业务前景不够了解,又缺乏面向未来业务数字化的洞察力,所以很难担当大任。所以这两年我们看到,亚马逊AWS、微软Azure在中国市场的发展频频掣肘。
  那么,华为云、IBM、惠普、浪潮等传统云服务的企业级厂商又如何呢?表面看,他们有实施和交付私有云解决方案的优势,这么多年扎根在很多行业里,也算行业专家了。只不过,碰到了数字化转型这个坎,就显得有些因循守旧了。
  总体来看,选择公有云品牌,不仅仅着眼当下,更要谋划未来。在不同类别的云服务商中,究竟哪一家更合适?今天我们深入剖析的“五大定律“和三大梯度上的对比,希望能给企业上云带来更多启示。当然,任何云服务都有所长,也有所短,没有完美主义者,阿里云只不过相对更全面一些,是集大成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