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业云

全球仅有5%的企业被划分为"数字化领导者",转型步伐滞后明显

www.cechina.cn2019.02.20阅读 4977

  导读
  在对逾40个国家和地区的4600位企业决策者参与的一次调研后,戴尔科技集团发布了最新数字化转型指数(简称DT Index Ⅱ指数)。数据显示:全球仍然只有5%的企业被划分为"数字化领导者",与2016年相比并无任何提升,中国与2016年相比,增长了1.5%;新兴市场表现好于发达市场,印度、巴西和泰国数字化成熟度得分最高;全球78%的受访者认为企业应进行更为广泛的数字化转型,来自中国的受访者中,持该意见的比例达到85.5%;全球51%的受访者(中国27%)认为难以满足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1/3的受访者担心会在未来5年内落伍;91%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转型受阻于数据的隐私和安全,缺乏经费和资源,员工技能不足等。

  DT Index Ⅱ指数由戴尔科技集团与英特尔、Vanson Bourne公司合作进行。调研结果还显示,新兴市场数字化转型表现更加成熟,印度,巴西和泰国在全球排名中位列前三;相比之下,发达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日本,丹麦和法国数字化成熟度得分最低;中国在参与调研的40余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6位。
  数字化转型进展缓慢
  DT Index Ⅱ指数是在2016年发布的首份数字化转型指数的基础上调研编制而成的。两次调研结果的对比突显了一个事实:全球数字化转型进展缓慢,企业难以跟上急剧变化的脚步。通过对受访者进行基准评估后的组别分布来看,与2016年相比,虽然数字化实践者的比例有所上升,但处于"金字塔"顶部的数字化领导者并没有任何提高;全球仍然有近四成(39%)的企业属于两个数字化最不成熟的群体——后进者和跟随者。
  戴尔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指出:"在不久的将来,每个企业都将迎来数字化变革,但我们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企业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企业如果想抓住数字化转型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机遇,就必须马上在技术现代化方面有所行动了。"

  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尽管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但研究表明,中国企业正在行动——2016年,中国有33%的企业被列为数字化后进者,今天这个数字只有9%;而2016年中国仅有2.3%的企业被归类为数字化实践者,现在这个数字达到了24%。可以说,在数字化转型的很多方面,中国企业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
  根据DT Index Ⅱ指数,新兴经济体的得分总体高于发达经济体。因此,53%的新兴市场对其"颠覆而非被颠覆"的能力充满信心,而发达市场只有40%。来自中国的企业决策者们尤为自信,84%的受访者认为他们会扮演"颠覆者"的角色。
  "DT Index Ⅱ指数的这些发现,印证了中国近年来对数字化发展的重视,以及在前沿技术研究方面取得的突破性进展。"戴尔科技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黄陈宏博士说,"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势头强劲,正成为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内生力量。"
  转型的主要障碍
  调研结果还表明,很多企业决策者缺乏足够的信心——全球91%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转型受困于各种各样的阻碍。

  数字化转型的五大障碍: 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2016年排在第5位)、缺乏经费和资源、缺乏必要的内部技能及专业知识、监管和立法的改变(2016年排在第9位)和数字化文化不成熟。
  中国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所遇到的"五大障碍"与全球情况基本相同。但与"监管和立法的改变"相比,来自中国的受访者认为"缺乏适应业务发展速度的技术支撑"更应被列入其中。
  除此之外,此次调查还发现,有近一半(49%)受访者认为,未来5年内他们所在的企业不得不努力证明自身价值。中国受访者中有27%勾选了这一选项,显然,相对而言中国企业认为自身能更好地了解客户的需求。
  为实现数字化未来做出规划
  由于意识到自身正处在一个"要么转型要么死亡"的环境中,全球越来越多的企业着手制定计划,以克服数字化转型的种种障碍,重建信心。
  例如,全球有4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企业通过教授员工编程等方式,提升了企业内部数字技能、培养了专业人才,这一比例远高于2016年的27%;而在中国,这一数字更是从22%增至62%,将近翻了三番。同时,有超过一半(51%)的企业正利用数字化技术加速新产品/服务的开发(中国为53.5%);有大约44%通过提高IT部门管理者的业务技能和业务部门管理者的IT技能,推动跨职能知识共享(中国为42%);还有43%将数字化目标整合到所有部门和员工目标中(中国为57%)。

  DT Index Ⅱ指数还调研了全球企业未来1~3年最主要的技术投资方向: 网络安全、 物联网技术、 多云环境、人工智能、以计算为中心的方法。
  毫无疑问,企业未来的发展将取决于目前采取的举措。以Draper公司为例,这家戴尔科技集团的客户,其业务涉及生物医学等多个领域。该公司首席信息官Mike Crones表示:"从支撑我们创新的基础架构和服务,到可以用来对抗各种疾病的实验技术,技术能够帮助我们不断解决各种最棘手的问题。如果不实现彻底的转型和现代化,我们就无法突破藩篱真正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工程与研究公司。"
  数字化成熟度最高的国家依次为印度、巴西、泰国、墨西哥、哥伦比亚;数字化成熟度最低的国家依次是日本、丹麦、法国、比利时、新加坡。